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瑞安网 (http://www.ruian888.com)- 国内知名度站长资讯网站,提供最新最全的站长资讯,创业经验,网站建设等!
热搜: 2016 出战 大牌 梅西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创业 > 正文

本想用3D打

发布时间:2017-10-28 03:48 所属栏目:[创业] 来源:创事记
导读:副标题#e# 文/懂懂笔记 “我只希望这些设备有人可以接手。”经历两年3D打印领域创业,经历过风口与低潮,此时的阿志只想告诉懂懂笔记:“不玩了”。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,阿志带领团队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“双创周”展位以及一个月后的“高交会”。但是今年,

本想用3D打

文/懂懂笔记

“我只希望这些设备有人可以接手。”经历两年3D打印领域创业,经历过风口与低潮,此时的阿志只想告诉懂懂笔记:“不玩了”。

一年前的这个时候,阿志带领团队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“双创周”展位以及一个月后的“高交会”。但是今年,他们都没有参加,而是在忙着盘点设备,希望卖出个好价钱,当做团队的遣散费。

作为与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并驾齐驱的第三大风口行业,3D打印在市场出现后就广受关注,过去两年来热点话题持续不断。然而,经过 2016 年看似热络的火热景象,却凸显阿志这样一批企业所面临的窘境。

本想用3D打

“创业要么to C,要么to B,再或者to BAT。”经历了很多事情后,阿志却坦言,随着风口被“吹”起来的3D打印行业中,有许多企业跟他面临着同样的问题,既没能to B,也无法to BAT,那就to C……结果就是so funny。

看似“自娱自乐”的3D打印行业里,究竟埋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发展困境?像阿志这样的一众创业团队,究竟错在哪里?

在3D打印的风口上“扎堆”,创业仅凭“热血”频陷“困境”

“虽然我之前有一份很稳定的工作,但在深圳这个地方,很难不受到诱惑。”就像阿志说的那样,深圳是个“创业型”城市。两年前,刚过而立之年的他,也经受不住“诱惑”,毅然从一家在当时已经初具规模的新能源汽车企业“出走”。带着近十年的积蓄,他投身创业大军。

2015 年,传统制造业的颓势开始显露。科技、互联网的“风口”频现。彼时,VR、AR已经开始兴起并逐渐火爆;智能硬件也受到资本热捧;一众互联网、科技“创企”在深圳遍地而生。

“我是 2015 下半年开始创业的,那个时候做APP、VR、AR(创企)的有很多,所以我就选择了有一定资源而且门槛高一些的3D打印。”阿志告诉懂懂笔记,那个时候,在圈内3D打印被视为门槛很高的创业项目,硬件投入远比VR、AR更费钱,是创业项目里的“白富美”。

“那时候一台桌面级的小型3D打印机近万元,大型3D打印设备更是高达十几万。”面对着这样的投入,对于揣着近十年“积蓄”的阿志来说,也显得捉襟见肘。

而女朋友的坚决反对,让阿志在下决心时更显得“踌躇”。“她是觉得马上就要结婚了,我好不容易才有些许老婆本,却非要折腾在这个看不到前景的创业项目上,如果失败了,那么一切都将归零。”实际上,阿志的父母也并不支持他的做法。

“做吧,不然自己很快就要被深圳速度落下了。”经过深思熟虑之后,阿志还是确定“斥巨资”购买设备,并在一家创客空间里开启了自己的“3D打印体验馆”,“在不缺黑科技的深圳, 2015 年3D打印的确算是新鲜事物。”他说,最终在“白富美”与女朋友之间,阿志选择了“白富美”的3D打印——毕竟人生能有几回搏。

两台迷你3D打印机,一台小型3D打印机,构成了体验馆的全部装备。经过选址、装修、装饰和前期测试,体验馆开起来了,他们决定从To C市场入手。但是一开始,阿志与团队的两名建模师并没有摸清楚应该“打印”什么。

本想用3D打

“开张后的一个月内,我每天都在‘抄’网上的东西,什么‘鸟巢’、‘东京塔’、‘火影’等等,打印出来之后,只为了‘丰富’店里的摆设。”建模师Tim告诉懂懂笔记,当初加入阿志的团队,图的也就是“未来感”,而在体验馆开业之后,如何打通“财路”并没有想好。尽管参观的人很多,但就是不见收入。

“没人想要打印点什么,更没有人想通过我们买设备。各种宣传铺出去,展示也都做了,感觉白干了。”阿志说,就在几个月之后,自己就已经发不起团队的工资了。

“那时候创业潮不是时兴‘合伙’嘛,所以(用这个方式)把团队留下来了。”凭借着股权和画下的“大饼”,阿志把团队另外两个人留下来了,并成了合伙人,而且是在没有足够“薪水”的情况下。

尽管如此,没钱进账仅靠“情怀”团队也维持不了多久。“虽然是在创客空间内,但每个月的租金和水电开销也过万元了。”他说,如果持续下去,体验馆关门只是时间问题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创业热潮开始被媒体报道宣传,很多省市开始大力推动各项科技创新创业的专项扶持。一位朋友的点拨,让阿志他们看到了“曙光”。作为当时还少见的“黑科技”项目,他们通过创客空间上报了创业专项扶持资金的申请。

在经过“答辩”与几轮筛选之后,阿志的团队顺利拿到了 50 万元的专项扶持资金。“那一年创业很时髦,所以基本上与科技创业沾边的创业项目,都很好拿到补助。”他表示,在拿到了这笔资金之后,团队算是基本解决了生存问题。

而此时他和团队却突然发现,在深圳做3D打印体验的开始逐渐出现“遍地开花”的现象。阿志回忆,单单在 2015 年最后一个季度,他们看到自己所在的区域至少有十家与3D打印相关的创业公司“诞生”。相似的是,大家都是买了若干台“桌面级”设备就开始“创业之路”了,有的是卖设备(耗材),有的是卖创意,有的则是卖设计。

“我们当时采购专业设备的时候,只有进口货,国产设备还不成熟,但就在两三个月后,一些国产设备在‘模仿中’(技术)‘突飞猛进’,而且价格很低廉,一台国产小型3D打印机才几千块钱,好一点的也就万把块钱。”阿志分析,是因为国产设备的成熟与价格低廉,导致了3D打印行业从 2016 年开始门槛被大大降低。

一时间就多了这么多竞争对手,让刚拿到专项资金的阿志与团队成员也难以淡定了。如何在行业内“脱颖而出”,成了他们每天新的课题。

To C市场看似热闹,但消费者短暂的好奇心一过,设备只能在体验馆里“高冷”的展示着,“白富美”在现实中并没有找到用户痛点。

“风口”是跟风跟出来的,“热闹”是围观围出来的

“当时VR火了之后,各大综合体便跟风开了许多VR体验馆,3D打印也不例外。”阿志告诉懂懂笔记,虽然他们是深圳最早一批的3D打印体验馆,但因为开在创客空间内本身就没有“地利”,如果想要与同行竞争,就要“走出去”。

借鉴VR体验馆的模式,阿志他们在经过一番筹备之后,将新的“体验馆”开在了一家综合体一楼。“人流绝对会是有保障的,”阿志表示,3D打印体验馆开在综合体,面向的就是商场内的人流,主打“快时尚”的他们,决定做出差异化,面向年轻时尚群体“打印”卡通动漫手办。

图片来源:千图网

图片来源:千图网

“用树脂和尼龙打印精度其实很高,打印出来之后再给客户自行上色,但是建模耗费的精力实在太大。”阿志说,因为建模太耗费精力,所以推出的“手办”款式和造型不太多,每个手办将近 200 元一个。

创意和差异化找到了,但是由于早期打印出来的手办都是纯色,所以需要买家自行上色,“我们体验店里有上色指导,但发现很多买家还是嫌麻烦。”

叫好不叫座,新的3D打印体验馆开业之初,阿志发现好奇和问询的人很多,但多数人只要一问到价格,就转身离开了。

【免责声明】本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其相关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绝非权威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您发现内容存在版权问题,请提交相关链接至邮箱:bqsm@foxmail.com,我们将及时予以处理。

网友评论
推荐文章